男权叙事

当某些糟粕经历千万年演变,以阶级之力内化于社会的非正式制度与正式制度中时,它就像水、阳光、空气一样普遍,以致于大多数身处其中的人认为它的存在是天经地义般的理所当然。

在我还未上小学的时候,离家不远处有一位玩伴,体型轻瘦。奶奶告诉我他的母亲生下他时只有15/16岁,言语中充满着讲述奇闻轶事的轻快。

在小学阶段,有小男孩拿女孩子的身体开玩笑,似乎实施Body Shame的本领刻在基因里,而后从女生闪躲的身影里汲取快乐。

在中学时期,老师们以如今看来是PUA的方式,诋毁着文科班以及从理转文的学生,构造着性别偏见。在至亲、亲戚以及无关紧要人之口,都听过无数遍“女孩子小时候成绩好,上了高中和大学比不过男生”、“女孩子数学不好适合学文科,男孩子头脑聪明适合学理科”的谬论。课间女同学从书包里拿卫生巾时不小心掉到地上,都要慌乱捡起逃避男同学的目光。

一路成长,我成为男权叙事的旁观者、经历者与行刑者。

身体、眼神、言语、静物,一切都可以成为规训的工具,在巨大的白色荒原,男权叙事精心雕刻着太多的丑陋。于是,过早生子是可以被嘲笑的,于是,女性的生理需求是羞耻的,于是,广泛的谬论成为合理的背书。

去年年初,有朋友在微博抱怨为什么她的母亲会嫁给她父亲那样的人,惊呼我有一模一样的体会。家庭是男权叙事的第一阵地。我的奶奶经历了几十年的剥削,并无办法真正抗争,作为受害者的她却进一步规训她的儿媳管得太多。我所见到的不幸婚姻,大多是男性的错误导致的,酗酒、赌博、嫖娼、懒惰、家暴,等等。对男性的偏爱与低要求导致了普遍的家庭悲剧,如果说为人父母需要一个过程,显然这个过程对于父亲来说更长一些。

昨日某位朋友在票圈指出“春节走亲戚时的礼品以烟酒为主,具有明显的男性消费特征,节日的快乐建立在家庭女性成员的痛苦之上”,立马被定义为拳师。(PS: 有学者以烟酒等男性特征消费品占家庭消费比重为切入点,探究住房产权署名与家庭地位,发了JDE。)

男权叙事还刺激着语言腐败。在B站看见过“气抖冷,男性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”的评论,抖机灵的人自发地对女权言论进行消解和重构。弹幕中的“劲夫警告”、“宁波真大”、“哄抬逼价”等话语,彰显着男拳的肆无忌惮。是的,话语即权力。

时常觉得世界是个巨大的烂尾楼,一方面我们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史诗,一方面,它又有着至黑至暗的罪恶。


最后说一下平权问题,我的观点是:

矫枉必须过正;

平权对个体或家庭是有意义的,但在可预期的未来,倡导群体上的男女平权只能是镜花水月与空中楼阁。


附B站的一个视频,完全赞同UP主及热门评论的观点:

路温1900.《郑爽是女权先锋?张碧晨是舔狗?华晨宇是好爸爸?张恒是好爸爸?》. 2021-01-24.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BV1Qf4y1k7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