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 忐忑与欣喜的交织

转眼已到月尾,十月过得很快,发生了很多事,有忐忑、有欣喜,充满挑战,又饱含希望。

对于很多人,十月是收获的季节。论文、奖学金、各种offer,而自己,则成为了三无人员。

这样的局面是定然的,是自己过去两三年虚度光阴所必须咽下的苦果。

度过了没有惊喜和期待的国庆,昆山楼八日游。没有写论文,也没有改论文。取消了回武汉的行程,大家都很忙,也都有自己的路要走。荣荣和他的女票同时拿了国奖,过于优秀的人就是这样。佩服。感谢荣荣帮我获取各种资料。在师兄的建议下,改完了文章,投了《自然资源学报》,至今没有回音。似乎是十月有太多的会议,编辑忙着通勤,当然,更大的可能性是文章过于简单,没有创新。慢慢地,从期待变成失落。

月中重要的事情是去浙大参会,约了谭荣老师见面,莫名燃起了对浙大公管的向往,似乎,我终究要回到文科院系,与由“人”构成的复杂社会打交道。确认自己没有从宏观角度理解世界的能力,我有的,是对确定、具体事件与人的兴趣。谭荣老师研究的核心是”治理“,由交易费用出发,通过理解中央与地方、政府与市场、市场与非政府组织的关系,来寻求治理的公平与效率。这似乎才是我追求的“解决科学问题”,与人有关的问题。

紫金港的位置比仙林好很多,没有这么荒凉。街道很热闹,大西区的建筑很好看,是我喜欢的架势。目前院楼还没有研究生自习室,这就有点奇怪。那天冒雨拎着东西骑车去见谭老师,大概是终身难忘的事情。有点憨,有点傻。回想初心,我想去地理所,是想抱大腿水论文,想去上海,是因为上海有花花世界,这两个选择,都不太真实,亦不真诚。地理所和上交,也不一定会接纳我。杭州,西湖不怎么好看,但紫金港有烟火气,谭荣老师没说明确要我,但至少,有一定的可能。我要抓住橄榄枝。

和朋友在杭州城西银泰约了饭,他们已经步入社会,考虑的是房子、婚姻、事业,而我,对学业依旧是“不太上心”,似乎对自己很不负责。分别的时候他说我真的一点都没变,我也觉得是这样。大家随着年龄的增长,不断开启人生下一阶段的旅程,而我,始终停留在不太成熟的学生阶段。

读博之后,会爱上学习,将科研作为事业吗?

十月份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收到了FNR文章的修稿通知。审稿人给了30多条意见,其中诸多难以回答,切中命门。编辑只给了三周时间,而自己,还是不想行动,充满厌恶。但不管怎样,都要强迫自己去修改!我的论文,一定可以发表的!

天气渐冷,睡眠质量也不太好,想换寝室。可是一圈折腾,并没有门路。真的,对南大仙林,没有一丝丝地方依恋。对人、对地、对物,都没有。我只想逃离这里。

浙大的报名已经开始,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准备。推荐信、开题报告、研究计划,等等,需要在接下来20天完成。FNR,也需要在接下来两周内改完。自己手里还有两篇文章没改。噢,还有,浙大公管考博的题目、参考书都还没有get。

所以,十一月份,要摆脱佛系,让自己忙起来,一点一点给自己正向的反馈。前路荆棘,但总让人有所期待。